1. <tt id="kb1498"></tt><acronym id="kb1498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ins id="kb1498"></ins><th id="kb1498"></th><tfoot id="kb1498"></tfoot>
                  留言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5G進程明年開啓 提供光纖般速率零延時體驗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本站 發布時間:2014-05-19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移動通信,十年一代;先有標准,後有設備。正是移動通信的這一規律,所以當4G剛剛開始走進國人視線時,業界已經著手研討5G技術了。按照推動5G發展的時間表,2015年之前,全球對5G充分地“腦力激蕩”,確定技術目標和應用場景,探討技術,研究適用的頻率。2015年,5G進程會正式開啓,WRC-15(世界無線電大會)將對5G使用頻率進行探討。到2017年,第一版5G標准會初步形成。預計2020年,5G開始在全球商用部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願景:信息隨心至 萬物觸手及

                  5G將提供光纖般的接入速率,接近于零時延的使用體驗,爲網絡帶來超百倍的能效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近的一輪“腦力激蕩”在北京結束,來自歐洲、日本、韓國、中國的5G推進組織和企業在5月29日的“2014IMT-2020(5G)峰會”上,共同探討5G要達到的目標、能力以及使用的關鍵技術,同時中國IMT-2020(5G)推進組在會上發布了《5G願景和需求白皮書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‘信息隨心至,萬物觸手及’,這是我們對5G的總體願景。”中國移動通信研究院副院長黃宇紅在發布該書時說,“面向2020年及未來,移動數據流量將出現爆炸式增長。預計2010年到2020年全球移動數據流量增長將超過200倍,2010年到2030年將增長近2萬倍。中國的移動數據流量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,預計2010年到2020年將增長300倍以上,2010年到2030年增長將超4萬倍。發達城市及熱點地區的移動數據流量增速更快,2010年到2020年上海的增長率可達600倍,北京熱點區域的增長率可達1000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5G將爲用戶提供光纖般的接入速率,接近于零時延的使用體驗,具備千億設備的連接能力,同時爲網絡帶來超百倍的能效提升和超百倍的比特成本降低。”黃宇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的普遍應用,以及更多提高用戶體驗的新技術,在加速推高移動流量。隨著信息交互方式的進一步升級,爲用戶提供增強現實、虛擬現實、超高清(3D)視頻、移動雲等更加身臨其境業務的趨勢會越來越流行;移動醫療、車聯網、智能家居、工業控制、環境監測等將會推動物聯網應用爆炸式增長,數以千億的設備將接入網絡,實現真正的“萬物互聯”,並締造出規模空前的新興産業。這些新技術、新應用在驅動移動通信的發展,同時也帶來技術上的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應用:5G能力需求進一步明確

                  5G在用戶體驗速率、連接數密度和時延等方面需要更高的性能,同時還需提高網絡部署和運營效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5G典型場景涉及未來人們居住、工作、休閑和交通等區域,特別是密集住宅區、辦公室、體育場、露天集會、地鐵、快速路、高鐵和廣域覆蓋等場景。這些場景具有超高流量密度、超高連接數密度、超高移動性等特征,可能對5G系統形成挑戰。”工信部電信研究院院長、IMT-2020(5G)推進組組長曹淑敏說,“考慮增強現實、虛擬現實、超高清視頻、雲存儲、車聯網、智能家居、OTT消息等5G典型業務,並結合各場景未來可能的用戶分布、各類業務占比及對速率、時延等的要求,可以得到各個應用場景下的5G性能需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5G關鍵性能指標主要包括用戶體驗速率、連接數密度、端到端時延、流量密度、移動性和用戶峰值速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5G需要具備比4G更高的性能,支持0.1~1Gbps的用戶體驗速率,每平方公裏1百萬的連接數密度,毫秒級的端到端時延,每平方公裏數十Tbps的流量密度,每小時500km以上的移動性和數十Gbps的峰值速率。其中,用戶體驗速率、連接數密度和時延爲5G最基本的3個性能指標。”曹淑敏說,“同時,5G還需要大幅提高網絡部署和運營效率,相比4G,頻譜效率提升5~15倍,能效和成本效率提升百倍以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性能需求和效率需求共同定義了5G的關鍵能力,猶如一株綻放的鮮花。紅花綠葉,相輔相成。花瓣代表了5G的6大性能指標,體現了5G滿足未來多樣化業務與場景需求的能力。其中,花瓣頂點代表了相應指標的最大值;綠葉代表了3個效率指標,是實現5G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。”曹淑敏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路徑:關鍵技術還在探討

                  大規模的MIMO、全雙工技術、複雜雙工技術、編碼與調制技術等12項5G關鍵技術還在討論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5G的關鍵技術還在討論中,曹淑敏列出12項技術,其中傳輸方面的有:大規模的MIMO(多入多出),NOMA(非正交多址接入,可將一個資源分配給多個用戶),全雙工技術、FBMC(濾波器組多載波系統)、複雜雙工技術、編碼與調制技術。滿足5G典型應用場景的技術解決方案有:超高密度網絡、低時延和高可靠性解決方案、M2M方案、D2D方案、高頻通信、頻譜複用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國企業也在提出自己的5G方案,如華爲提出SCMA(Sparse Code Multiple Access)編碼方案,大唐提出PDMA(Pattern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)技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5G推進工作要以融入國際主流標准爲目標,采取更開放的推進策略,形成統一的國際標准,將我國創新成果納入其中。”工信部科技司副巡視員代曉慧說,“在5G推進中要加強國際合作,支持國內企業積極參與5G研究計劃,鼓勵國外公司與國內研究機構和企業聯合開展研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代曉慧表示,5G研發要以提升用戶體驗爲目標,加強多種技術的整合研究。除了通過提高無線傳輸能力承載更高數據速率之外,新型網絡架構也是研究重點。如通過分布式、扁平化的網絡架構,消除網絡的流量瓶頸、延時,搭建更加適合于移動互聯網業務特點的新型網絡架構等。另外,5G也是多種網絡的整合,將宏蜂窩、微蜂窩、熱點小基站以及WiFi等多種網絡進行融合,爲不同場景的用戶提供最好的服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