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
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打車軟件“燒錢大戰”誰是贏家?
        來源:本站 發布時間:2013-05-19

            剛剛過去的春節帶給人們的話題很多,回家過年、春節晚會、久違的大雪都成爲太原市民茶余飯後議論的對象,但這些話題熱度都難以掩蓋發生在太原市民身邊的一場打車軟件“大戰”——“嘀嘀打車”和“快的打車”之間的PK。2月10日,“嘀嘀打車”調整優惠活動,司機和乘客各得10元降爲各得5元,“燒錢大戰”開始降溫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在這場“燒錢大戰”中,司機和乘客得到的實際利益只是冰山一角;真正的利益在于騰訊和阿裏借出租車找到了移動支付入口。

            記者體驗打車只花一分錢

            “嘀嘀打車”的優惠活動是,對使用微信支付的乘客,每單免10元(每天3筆封頂);對的哥每單補貼10元(每天5筆封頂)。早晚高峰成功搶單的司機還將另外得到5元獎勵。

            2月9日9時許,記者打開微信中的“嘀嘀打車”,輸入要去的地點“太原火車站”,點擊“馬上叫車”。幾分鍾後,的哥吳師傅打電話聯系記者並約定見面地點。記者乘車到達目的地,吳師傅用手機(司機端)輸入本次打車的費用“8.8元”,記者選擇微信支付“0.01元”。隨後,吳師傅打開手機上的“嘀嘀打車”開始搜尋其他乘客。邊搜尋吳師傅邊告訴記者說:“使用這個軟件挺方便的,對于司機和乘客來說都挺實惠。”很快,吳師傅便接下了一單,急匆匆開車走了。記者算了一下,這次打車,吳師傅實際收入18.8元,記者實際支付0.01元。

            記者下車後很快發現,不遠處停著一輛出租車,車內的哥正用手指不停地劃動著手機屏幕。記者上前打聽得知,這名的哥正在使用打車軟件尋找乘客。當他得知記者想了解打車軟件的使用情況時,他熱情地邀請記者上車並聊了起來。原來,這名的哥名叫李建偉,他使用的是“快的打車”軟件,使用該軟件有一年時間了。李建偉說:“我平時喜歡上網,打車軟件剛出來的時候,我就很關注,試用了很多款打車軟件後,好多都不能後台操作,手機屏幕一直亮著,電池一會就用完了。最後我才選定了‘快的打車’,一直用到現在,我時常給乘客們推廣這個軟件。”

            據了解,李建偉身邊的出租車司機朋友們也大多使用“快的打車”。對于“使用打車軟件有何好處”這個問題,李建偉回答:“首先是有目的性,不必再在街上亂逛尋找乘客,既費油又勞心勞力。其次是有了選擇性,有時候拉上乘客,他的目的地並不是出租車司機想去的地方,使用打車軟件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這種情況發生。”

            據了解,“快的打車”的優惠政策是,對綁定支付寶的的哥和乘客直接給予現金回饋,的哥每次用支付寶成功獲得車費,可得到10元獎勵(每天5筆封頂),乘客用支付寶付車費也將獲得10元返現 (每天2筆封頂) 。

            市場調查乘客司機都怕被“閃”

            隨後,記者走訪了一些使用過打車軟件並享受到實惠的乘客,他們普遍對打車軟件的方便快捷感到滿意。但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一個奇怪現象,使用打車軟件的乘客和的哥以年輕人爲主,年齡大些的人對于這一新興事物還抱有懷疑且等等看的態度。

            2月9日中午,記者乘坐另一輛出租車返程,該的哥是一位中年人。當記者詢問他是否使用打車軟件時,他說:“我知道,但沒用,那都是年輕人玩的。我覺得使用打車軟件會有很多麻煩,比如有乘客叫車,我開車到了約定的地方,如果乘客不到,我需要等他多長時間?如果接了單子,前往約定地點時,遇上其他打車人怎麽辦?所以,對這個軟件,我覺得還是等等再看吧。”這名中年的哥的想法或許代表了一大部分年齡大些的哥的想法。

            這名中年的哥所說的情況確實存在,使用“快的打車”的的哥李建偉就曾遇到過這種情況,李建偉說:“我用打車軟件接了一個單子,約在264醫院附近碰面,我到達約定地點後,不停撥打乘客的電話,卻一直打不通。等了很長時間後,恰巧有人打車,我剛讓人上車,預約的那名乘客就打來電話了,弄得我很無奈,但又沒有辦法。”

            看來使用打車軟件,無論是乘客和的哥都要講誠信,這樣才不會出現誤會或引發不必要的麻煩。

            客運管理受消費者歡迎的要鼓勵

            打車軟件如此引人關注,那麽太原市的相關管理部門態度如何呢?記者于2月10日來到太原市客運辦進行了咨詢。太原市客運辦宣教科科長靳衛東說,打車軟件全國很多城市都在使用,目前社會反響很好。現在看,打車軟件在方便乘客的同時,還可以減少司機空車尋找乘客,利于環保節能,是件好事。同時,靳衛東說:“太原市客運辦作爲市場監管部門,對打車軟件正處于觀察當中,好的事情、方便老百姓的事情,我們要鼓勵。如果出現違法行爲,我們也會馬上監管。”

            那麽,接上單子前往約定地點途中,遇上其他打車乘客不拉是否存在拒載嫌疑呢?靳衛東解釋說,出租車司機看見乘客招手,主動停下來詢問乘客目的地後拒絕載客的;出租車停在候客區,司機看見乘客走過來,詢問乘客目的地後拒絕載客的,屬于拒載行爲。如果出租車司機用打車軟件接單後,途中乘客招手攔車,司機沒有停車而是直奔目的地,這種行爲不屬于拒載。

            地盤之爭兩巨頭找到移動支付入口

            通過自己體驗打車軟件和的哥們的講述,記者感到,打車軟件確實給人們帶來了快捷和方便,兩家打車軟件之間的“大戰”也讓人們得到實惠。那麽通過優惠活動,“嘀嘀打車”和“快的打車”的戰果如何呢?

            2月11日,推出“嘀嘀打車”軟件的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周莉告訴記者,“嘀嘀打車”與微信支付第一輪活動2月9日如期結束,雙方公布了該活動的成績單:1月10日至2月9日,“嘀嘀打車”中平均日微信支付訂單數爲70萬單,總微信支付訂單約爲2100萬單,補貼總額高達4億元。活動期間,“嘀嘀打車”用戶突破4000萬,較活動前增長了一倍;日均訂單爲183萬單,2月7日節後第一天達到峰值262萬單,微信支付訂單峰值過200萬單;“嘀嘀打車”開通服務的58個城市均有成功使用微信支付來支付打車費的記錄,其中33個城市日均微信支付訂單超過1萬單。

            第一輪活動結束後,2月10日零點,“嘀嘀打車”與微信支付乘勝追擊,啓動新一輪亮點爲預算“無上限”的營銷活動,使用微信支付打車費每單乘客立減5元、司機立獎5元。據了解,新一輪投入將大于第一輪活動,這次的關鍵詞是預算“無上限”,再次掀起全國人民使用“嘀嘀打車”與微信支付的高潮。截止到2月10日20時,訂單數已接近200萬單,其中微信支付訂單占比約77%。

            周莉的講述讓我們看出通過此次優惠活動,“嘀嘀打車”成績斐然。那麽“大戰”的另一方“快的打車”呢?記者當日多次撥打“快的打車”官方客服電話,一直無人接聽。具體細節無從得知,但從記者的實際調查看,效果應該不差。因爲在這場“燒錢大戰”中,兩巨頭通過出租車找到了移動支付入口。

            “嘀嘀打車”優惠活動降溫,直接導致打車軟件“大戰”的降溫,但此次“大戰”還遠未到罷戰息兵的時候,最後的博弈和持續時間的長短還得看“嘀嘀打車”背後的騰訊和“快的打車”背後的阿裏巴巴兩大巨頭的態度。但是這場“大戰”最後鹿死誰手我們不需要關心,因爲任何一個“賠錢賺吆喝”的行爲都不會一直持續下去,最後歸根結底還是要拼服務。哪款打車軟件給百姓帶來了方便快捷,哪款打車軟件就會真正走進百姓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