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lockquote id="mdj0ge"></blockquote><del id="mdj0ge"></del><dl id="mdj0ge"></dl><i id="mdj0ge"></i><q id="mdj0ge"></q>
        1. 留言

          員工活動

          百得人物溫志國——說好話 不如幹好活
          來源:本站 發布時間:2015-05-19

          “溫哥,回來了”。

          “溫哥,臨汾的項目完了沒”?

          “溫哥,你今天去長治嗎?我們一起相跟上”。

          溫哥:“嗯”。

          在公司裏經常能聽到這樣的對白,各種問句裏,只有一個“嗯”字的應答。

          大家口中的“溫哥”,他就是工程部經理溫志國。曾有同事戲言:“他有一張黑社會的臉,小綿羊的心”。細細想來,還真是精准。

          以前,我覺得自己不會聊天,自從認識他後,我找回來點小自信。可以用惜字如金來形容他,跟著他們部門拍攝過幾個項目,印象中他總是“黑”著臉,埋頭幹活。即使是吃飯的間歇時間,也很少參與大家的聊天話題。記得20144月,跟拍他們在澤州縣的山洪災害項目,中午在小飯店吃完飯,雨下大了,溫哥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一把雨傘,他沒說一句話,直接遞給我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溫哥還有一個重要角色,那就是大家的“定心丸”。他是百得最優秀的項目經理之一,在百得就職12年,經手管理過的項目大大小小超過他的年齡,見識處理過的突發狀況不計其數。所以,在遇到緊急事故中,大家看見他處變不驚的狀態和清醒冷靜的分析處理問題時,就都有穩妥的安全感。在百得的衆多工程師裏,有人擅長通信,有人擅長主機,有人擅長網絡或者安全,可他都通吃,有問題就上。
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轉眼 那摩托少年青澀的臉已看不見

          爲了實現本次采訪,我想盡辦法,撬開沉默寡言溫哥的嘴是成功關鍵。一次無意識的翻閱QQ空間,浏覽到溫志國的個人頁面,在這個私密的世界裏,除了一張青澀的少年頭像,那就是各式摩托車的圖片。投其所好應該算是一種不錯的手段,我開始浏覽衆多摩托車網站,了解一些關于摩托車的知識,感知了一些摩托人的情懷。

          “溫哥,你會騎摩托車嗎?”

          “會啊,當然會。”溫志國搓搓手,很肯定的回答。

          “我從初中就開始騎摩托車,那會,自己沒有錢買,騎別人的。特別是趕集的日子,騎上摩托車前呼後應,一路飚過去,回頭率百分之兩百。”溫志國笑笑說。那時候,騎上摩托車的少年,個個都覺得自己比港片裏的發哥還潇灑帥氣。

          2001年,我和朋友去服裝城買東西,結果正事沒辦成,兩人合資買了一輛傳奇250,在濱河路上狂奔一下午,真想就這麽一直飛馳下去。

          嚴于律己  以德服人

          溫志國是個不善言辭的人,在帶團隊時也就少了很多的說教,可是跟著他的隊員敬佩他,那是打心底的一種服從。

          工程部的高亮回憶說,跟著溫哥幹,心裏很踏實。20141月,在侯馬山洪預警項目建設時,因爲他初次接觸這類型項目,到現場後無從下手。溫哥就自己先動手,一項一項做示範,關鍵處三言兩語明確交代。一上午過去,自己也摸出了門道。看著溫哥耳根後流下的汗水,他不但有了做好這個項目的信心,更有了決心。

          還有一次,20144月份在澤州,爲了解決大陽河自動水位計數據采集故障問題,一大早,溫哥起床,准備好東西叫上我,天邊才有一點橘黃,車行駛在崎岖的路上還要開著燈。爲了盡快趕到目的地,溫哥手握方向盤、神情專注前方,一路無話。看著他眼睛裏的血絲,坐在副駕位上的我,又心疼、又鼓舞。到了目的地,天色已放亮,拿出筆記本電腦和RTU檢測裝置,檢測,找到問題,動手解決、完成。

          常利軍眼中的溫哥,人如其姓,“溫”和。工作中認真,用行動贏得尊重,樹立威望。在侯馬市山洪預警項目實施過程中,最讓大家頭疼的是在鬥龍溝村安裝雨量筒。應項目部需求,本村的雨量筒需要安裝在村裏居委會的三層辦公樓頂。轉了周邊好幾個村子,只能找來一輛小吊車。因爲小吊車伸縮臂不夠長,所以500斤重的混凝土預制塊只能靠人力抗上去。就在大家犯難的時候,溫哥撓一撓頭,說:“來咱們一起幹”,話音未落,他已扛起最重的一頭。大家看在眼裏,二話沒說齊上陣,拉的、推的、擡的,在困難面前,衆志成城,問題迎刃而解。

          責任在肩  任重道遠

          一個上了年紀的木匠准備退休了。雇主很感謝他服務多年,問他能不能再建最後一棟房子。木匠答應了。可是,木匠的心思已經不在幹活上了.幹活馬馬虎虎,偷工減料,用劣質的材料隨隨便便地把房子蓋好了。
          完工以後,雇主拍拍木匠的肩膀,誠懇地說:房子歸你了,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。

          “你聽過這個故事嗎?”溫哥反問道?

          “沒有”。

          “這就是我爲什麽要努力工作的原因,我在爲我自己工作”。

          事後,我查閱了這個故事,它刊登在《你爲誰工作》這本書。